欢迎光临
OKEX交易所使用教程

今日推荐 | 达利欧最新演讲:有生之年,这个时代最大的三大问题


瑞·达利欧(美国桥水投资公司董事长兼联席首席投资官)

当今世界的三个大问题

虽然直接谈论目前的状况很有诱惑力,但是我想先尽量拒绝这样的诱惑,先退一步从大的背景上来谈。我是1949年出生的,正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那年,我在美国长大,生长于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中,那时美元是全球最主要的储备货币,现在依然是。新的世界秩序,也就是我们现在所熟悉的世界秩序,实际是1945年以后建立的。1944年布雷顿森林协议签订,1945年新秩序在战争和破坏的时期结束后诞生,但是我本身没有并经历过那个时期。

在我的职业生涯当中,有很多让我感到惊讶的事情,我都不曾亲身经历过,所以我需要学习历史。我在1971年的时候明白了这一点,当时我刚本科毕业,准备读研究生之前的那个暑期我在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交易大厅工作。当时,美元不被世界接受,和黄金的联系也摇摇欲坠。在1971年8月15日,尼克松向世界宣布,美国不会再支持用美元纸币兑换黄金,切断黄金和美元的关系。我走进纽约证交所的交易大厅,以为局面肯定会非常混乱。我本来预期股市会大跌,但是令我感到惊讶的是,股市反而涨了4%,那是几十年来涨得最多的一次。

由于之前没有经历过货币贬值,所以我去研究了历史,然后发现历史上发生过很多次货币贬值,也知道了为什么货币贬值会导致股市上升。这也是我第一次经历之前人生从未经历过的重大事件,这使我认识到了解在出生之前发生的事情,就不会感到措手不及。所以,我今天也想谈谈这类事情。

近期,在疫情发生之前,我正在进行这样的观察,当时已经出现了一些趋势,在我的有生之年是没有发生过的。

这张图讲了三个大的问题,这三个大问题依然是这个时代最大的三个问题。第一个,我们已经走到了长期债务周期的末尾,也就是说,这个债务周期是在1945年开始的,这个周期里面创造了大量的信贷。通常是通过债务重组,又开始积累新的债务,然后给央行创造货币和信贷的权力。一旦经济走弱,央行就开始印钞票,扩大信贷,这样市场又被托起来了。央行可以一直这样做直到利率达到零,当利率达到接近零的时候,就很难再通过同样的方式去刺激经济了。所以,当2008年利率下降到零时,政府不得不印钞,购买金融资产,将金融资产注入市场。这对整个市场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上次发生这样的事情是在1933年,所以规律就逐渐显现了。 

现在和1930—1945年期间的情况非常相似,我等一会再讲这部分内容。还有一个趋势是比较大的贫富差距,是非常不公平的经济差异,不是失去平等机会之类的。这在我有生之年没有发生过,但是在1930—1945年期间有发生。然后有了大国的崛起,即中国挑战这个秩序中的现有主导大国美国的地位,这在之前也没有发生过。尽管之前有苏联,但是从经济体量上来说,并不是非常强大有力的对手。

我一直在观察这些,以及相应的反应上的变化。过去35年我一直在中国,中国建国以来的一半时间与我人生的一半时间是重叠的,我也见证了这个时期的变化,见证了刚才讲到的经济方面的差异。我想知道1930—1945年间发生了什么。我决定要深入研究一下,我需要去理解这些储备货币的崛起和衰退,以及它们背后的帝国的兴衰。所以,我去看了其他储备货币和帝国兴衰,请通过图表了解一下。

这里展示的是过去大概100年的情况,图表显示了美国的债务占GDP的比例。在第一组圆圈里,在1930年左右,当时有非常多的债务和债务危机,蓝线显示利率趋于0,红线显示的是印钞和央行购入金融资产。可以看到,在这个时期中,之前并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而2008年基本重复了当时的情形,利率趋于0,印钞以刺激经济。在1933年3月5号,罗斯福总统切断了和黄金的挂钩,并大量印钞,就像尼克松1971年8月15号做的一样,也类似今年4月9号美联储和财政部的举措。换言之,就是决定大量印钞、创造信贷来解决眼前的问题。

下一张图展示的是贫富差距。

左边是净财富角度,右边是收入角度。目前,顶部0.1%的最富有的这些美国人,他们的净财富接近于底部90%人群的财富总和,目前的贫富差距是自30年代以来的最高点。在右边可以看到收入的差距,类似的我们可以看到头部10%的跟底部90%的大致相当,贫富差距的问题引发了民粹主义。

虽然这是美国的图表,实际上在世界其他国家也是非常适用的。贫富和收入差距,也在一定程度上引发了政治方面的问题。在我们的有生之年,可能还没有亲身经历过,可能要追溯更久远才会发现有相似的时期。

接下来的这张图,蓝线代表民主党,红线代表共和党。

线越高代表经济上越保守,线越低代表在经济上越自由。自1900年起差距变大,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此图下面这条线显示的是国会议员的投票,即95%的投票是根据党派决定的,所以在美国有一个非常大的政治分歧,这个分歧现在已经达到了最顶峰。这样的经济政策、政治政策都和财富的再分配、资本主义等等都有关,对经济和市场的表现造成深远影响。比如,降低公司所得税可以刺激股价上升,因为市值会增加。

这张图表展现的是帝国国力的兴衰,是从1500年到现在的一个追踪,是8种实力的汇总。可以看到,从1500到现在最重要的一些大国的相对实力,红线是中国,在这个时期,明朝的时候达到了最高点,跟当时的欧洲相比还是强很多,绿色这条线是西班牙帝国,他们之前都是主导大国。橘线表示荷兰帝国的追赶,大概在1600年左右,荷兰帝国变得像西班牙帝国一样强大,世界格局发生了变化。通过橘线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格局大概有100多年,持续到1780年,然后黑线所代表的大英帝国开始超越荷兰。当时是有英荷的大战,荷兰帝国落败,也终止了荷兰当时的储备货币地位。然后开始了大英帝国的统治,从这之后大概又是一百年的时间,黑线代表的大英帝国处于主导地位。之后是蓝线,蓝线就是美利坚帝国的崛起,我们可以看到它的上扬。然后进入二战,美国、英国是盟军,同时崛起。

如果仔细看的话,可以看到日、德,这两个大国崛起,大国崛起后,又有了一次大战。在这场大战终结的时候,新的世界秩序建立。我们已经习惯于这样的秩序了,也并不太了解在此之前所发生的事。我们现在可以看到,红线代表的中国,在大概1949年、1950年的时候,从低点开始崛起,我得以近距离地见证并参与中国在这个时期的崛起。

我35年前来到中国,所以我的一半人生和中国崛起的大半时间都是交织在一起的。我目睹了中国的人均收入增加了22倍,贫困率从88%下降到不到1%,中国GDP占世界的比重从2%上升到了22%的过程。我接触并了解过最穷的、最富的、最成功、最有权势的、最谦虚的中国人。我也逐渐对中国文化有了一定的理解,所以,我从历史的角度着眼当前世界的状况。

我对中美文化都有一定了解,我发现自己处于它们中间。

这张图是刚才提到的三个帝国的简化版本,橘色代表荷兰,黑线是英国,蓝线是美国,红线象征中国的崛起,灰色区域是比较痛苦的历史过渡期,因为它们是在长期债务周期的后期,而债务周期后期有比较大的贫富差距,内部的冲突非常激烈,可能还伴随着国内革命。这些革命可能是和平式的,也可能是暴力式的。比如,在1930年左右,美国发生了经济革命,应该说是比较和平的,它带来了财富的转移,对经济体系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当然这种革命也可能是暴力的,比如说1933年的时候在德国,希特勒上台执政,当时有内部暴力冲突,于是德国建立了维持秩序的体系。在各国,革命以不同的形式进行,并产生了大量的财富转移。然后崛起的大国挑战现有大国,引发了战争,之后是货币的崩溃,接着是新秩序的建立。

在1800年代,工业革命发生—贫富差距—战争,我们创造了这个循环。以下这张图展示这样的典型周期的演变。

在新的世界秩序下,国家内部外部有新的运作体系,世界如何运作。战争后,世界渴望和平,也往往会出现一个占主导地位、各国不想与之交战的国家,会度过一段和平与繁荣的时期,会带来债务的增加、资本市场的繁荣,然后经济会过热,在这个过程中贫富差距变大,也会出现巨大的泡沫。在资本市场的环境下,繁荣就会产生这样的结果,当经济下行,债务危机发生,泡沫破灭,然后无可避免的催生信贷危机。债务是收到货币的权利,假如货币不够,就会印钞,以及创造更多的信贷,之后会出现内部和外部冲突,通常是革命、战争等形式。这导致了体系的转变,带来体系的重组,也就产生了新的世界秩序。

所有这些事件是有规律的,我在上文的周期表中用八个衡量国家实力的维度,来解释通常的周期是什么样的。包括人们的教育程度、创新和科技、在全球范围竞争力、军事力量、贸易量、经济产出、资源分配功能的金融中心的发展情况,以及储备货币的地位。整个周期能体现在这些曲线当中。 

我们预计,全球将损失23万亿美元

我们可以看到,教育不光是正式的教育,比如理解历史、数学、科学等等,而是说对人整体的教育,让大家成为非常文明的、负责任的公民,这种教育是推动社会进步的根本性因素。在这之后,就是创新和科技。比如,荷兰发明了可以全球航行的舰船,可以说他们发明了资本主义,把资源调动起来。荷兰东印度公司是世界上第一支股票,并且是世界上第一个股票交易所,来整合资本市场,给业务提供资金。荷兰发明了很多很多东西,17世纪25%的发明都是来自荷兰。有了这些,他们就有了全球竞争力,发展军事力量,在全球范围内活动,他们需要供应链,进行国际贸易,把世界上的财富都聚拢到荷兰。这使荷兰的产出进一步增加,产生财富,然后发展金融中心。阿姆斯特丹是当时的世界金融中心。之后他们的负债过多,并逐渐衰落。

这时,英国学习了这些技术,他们在同样的技术领域变得更加强大,比如造船业等等,然后在军事上越来越强大,在1780年英国打败了荷兰,然后英国创造了类似的资本体系,英国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荷兰东印度贸易公司。然后开始发明,并促成了工业革命,这使得英国崛起,直到一战和二战英国才逐渐衰落。两次世界大战使英国负债累累。周期就是以这样的方式进行的。

这就是上文提到的曲线,显示每个帝国,荷兰、英国、美国还有中国的类似的故事。

这个图显示中国的情况。帝国的兴衰让我非常感兴趣,我开始深入研究中国不同朝代的发展道路,一直追溯到唐朝之前。同样的曲线和规律存在。在一些中国学者的帮助下,我学到了很多,看到了同样的规律。

这就是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前的一个大背景,当然我们现在必须集中精力来应对疫情,因为这是当前最紧要的问题。但这是一个压力测试,无论出于什么原因,经济下行总会发生。这次的原因是疫情,在观察大的背景时,了解全球宏观投资环境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所以我得非常仔细地观察每个国家的情况,所以我们分析了疫情对世界各国的影响。

我认为,每一个个人、每一个公司、每一个国家都有收入、有支出、有储蓄,当收入相对支出下降时,就会对净收入带来影响。如果它低于支出,那么大家就要动用储蓄了。当然这也取决于有多少储蓄,以及储蓄是什么形式。

我们预测了一下这次的疫情对各个国家、各个公司以及对个人的收入有什么影响,我们预计,全球将损失23万亿美元我不知道疫情最终会造成什么结果,我认为这次疫情其实很像海啸,退去后,造成的伤害却遗留下来。

我们预计疫情造成GDP下降,以及失业率的上升,可能会和大萧条时期的情况差不多,比2008年严重得多。我们可以看到中央银行的必要性,特别是美国的中央银行,掌握着世界的储备货币。美联储开始通过印钞填补经济损失,中央政府分发美元来创造以美元计价的信贷,然后由美联储来印钞。现在欧洲也在用类似的方法应对,差不多每个国家也都有类似措施。现在大多数的货币和债务仍是以美元计价的,与此同时,美元的实际回报率其实是负的,按其他的计算方法的话也是0。所以,投资者没有理由要持有美元。现在央行在做的事情,和在战争期间是一样的,这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局势。

疫后,我们所认识的资本主义会被彻底改变

上文提到的三个因素会决定经济如何恢复。未来的世界格局将会是完全不同的。

货币、信贷和债务体系的运作和从前肯定是不一样的,我们所认识的资本主义会被彻底改变。因为在结构上,无法再利用利率来刺激经济。此外,通过量化宽松政策,央行来购买资产,比如说债券,然后把这些资产通过金融体系有效分配出去。央行将货币和信贷注入到系统中,然后贷款体系来决定如何分配资本。如果贷款能够合理分配,就能获得收益;如果借款人能够合理使用资本的话,也能赚钱。但现在已经这些都行不通了,因为资金和信贷到不了最需要的人手里。

当央行和政府说,我们需要把钱给到特定的人和公司的手上,做法就完全不同了。因为现在贫富差距很大,非常具有挑战性。今年又处在美国总统大选年,所以我们将看到有关财富应该如何分配的争论。富人和穷人间的矛盾以及这个体系应该如何运作将会引发争论。我们之前处于一个资本主义鼎盛的时期,减税等政策都是有利于企业的,现在我们会进入一个反思的过程。问题是,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能否就这些矛盾达成共识,还是会出现美国两党之间不可解决的冲突,以及这种内部冲突会如何影响未来的走向。所以这个问题需要考虑。这个时期还有中美的问题。但我们正经历着一个比较艰难的时期,整个全球经济都会受到损害。经济情况不好以及这些矛盾,都会导致更紧张的局势。所以,我们会看到全球化将转向“自给自足”。换句话说,我们不得不根据更严重的两极分化来重组体制,当然最开始是政治原因推动的,但现在已经超越了政治因素。

之前全球化进程中,应用比较优势来进行生产和供应,以开放自由贸易为主的方式的时代我认为已经过去了,自给自足或独立的原则和紧张局面将是我们未来环境的特点。

对投资者的建议

我认为有两点主要的内容。第一,投资人大部分会关注持有的债券、股票和私募股权等等资产的价值,但对于货币的价值和货币的问题没有足够的关注。我们知道,如果持有债券,它的回报率是以利率为基础衡量的。而现在利率已经趋于0,那么可以想象一下,在今天这个时代,由于央行已经造成流动性泛滥,意味着你有100块钱,利率是0—1%,你不想但仍会承担货币风险,意味着你100年后才能拿回你的100美元。这些信贷变成了永久债券,甚至可能不会归还本金。换句话说,现在这些央行都在给一个0利率的政策,因为他们有这个权力决定你不需要实质上偿还,所以很多坏账在他们的资产负债表上挂着。不用偿还本金,这是债务免除的一种形式。所以我们可能需要想一下储备货币的起伏兴衰,思考什么才是保值的?

第二,我们知道经济分为两块:实体经济和金融(虚拟)经济。它们相互之间有关系,但是也有各自的供需特征。比如人们持有债务作为资产,债务是获得货币的权利。有很多资产都是以债务来体现的,而央行能够且将会印刷货币来弥补负债。所以,我们需要在更广义的范围里思考哪些是财富保值的载体。同时,我们现在未知的远比已知的多得多。但是我认为,成功永远更取决于一个人应对未知的能力而不是已知的信息。所以,在这样的环境下,分散化投资非常重要,要根据不同的地点、货币、和资产类别进行分散化投资。不要坚持传统的投资,分散化投资才是至关重要的。

除革命、战争外的解决不平等的办法

是否有除革命、战争外的解决不平等的办法?当然有。这个问题的解决办法,一直都在我们自己手里,打仗或者革命都是十分可怕的。我们如果能够超越自我,意识到为了更大的利益,我们必须解决这些问题;意识到我们需要一个能做大蛋糕的新的国内或者国际体制,一个运转顺利的机制,一个基于相互理解和慷慨精神进行分配的机制;意识到我们有足够的财富、创造力和发明能力去改造世界,让世界变得更好;意识到历史上,国内的斗争,不管是变革、战争,都非常惨痛,我们绝对不能这样做。如果我们能意识到这些,超越自己,找到共同的道路,并达成和平共识。理论上我们可以实现,挑战的实际是人性,实际是各党派能否超越自己的局限,还是像历史上一样,去争夺权力和财富。

人们有时只想着赚钱,近乎痴狂、着迷,而不思考金钱的意义

我仅代表个人观点,而不是让我的观点成为大家的信条。所以我仅从自己的角度讲一讲。金钱没有任何内在价值,人们有时只想着赚钱,近乎痴狂、着迷,而不思考金钱的意义。我个人的出身非常普通,父亲是爵士音乐家,母亲是家庭主妇。我在父母的慈爱中长大,在一所公立学校读的书。这就是我成长所需要的一切,我也相信对任何人来说都是这样,有了这些条件,然后进入一个机会公平的世界。也就是说,能否获得平等的教育,能否拥有教育我良好价值观的父母,使我们能投身社会并获得机会,之后开启各自的人生探险,继续学习,以自己的方式繁荣成长。

我来自于一个普通的中低产家庭,不穷,但是收入中低等。然后我赚到了钱,我不希望我的小孩有过多的钱。我觉得钱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机会公平的环境,这样对社会是好的。我也会觉得很欣慰,对于那些遭遇不公的人,我感同身受。我该拿我的钱做什么?可以享乐,但我相信我有一个责任,而且这也是我的乐见其成的事情,就是做慈善事业,让钱最好地服务整个生态体系。这是我个人对于金钱的想法。

我的儿子“教”我做慈善

 我来介绍一下我的经历。我1984年来到中国时把孩子也带来了,九十年代的时候,我儿子11岁,我们把他放在了一个北京当地的学校里上学。他有机会接触到中国福利院的孤儿,也了解到大约500美元就能拯救一条生命。他说,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能不去尝试拯救生命呢?当时中国还是经济条件落后的国家,他需要这样的支持,当时我钱不多,但是也有一些积蓄。和邻居一起,我们开始募集善款。之后,我儿子成立了一个基金会。所以,其实是他教我做慈善的,因为他和我讲,我有这样一个善款的用途。当时,中国慈善还没有发展起来,他在未来的十五年里发展了“中国关爱基金会”,主要是照顾有特殊需求的孤儿。我也很荣幸能够参与其中,认识了很多很棒的人,比如王振耀等等,也接触了最贫困、最需要帮助的人。在整个基金会募集善款和运营的期间,他募集了大概1500万美元的善款。后来我们意识到,在逐渐有钱、有资源了以后,我们能够带到中国来的最重要的东西,就是关于慈善的知识。于是,我找到王振耀和其他的中国慈善家,还找到了比尔·盖茨,一起成立了一个学院来教授慈善,成为慈善领域的专家。

出于一种集体意识,我相信一个好的社会成员应该要与大家分享,所以当时我们也参与了很多其他的项目,遇到了很多优秀的人,比如汪建熙。这就是我的经历,给了我很多快乐。

 生命旅程中有三个阶段

什么是英雄?约瑟夫·坎贝尔写过一本书叫作《千面英雄》,给了这个问题一个很好的答案,历史也佐证了这个答案。人的生命有周期,我们有不同的人生轨迹,天性不同。人之天性不同,我们生而不同。我们行为不同,志向不同。在我们之中,总会有某一类人走入所谓的“英雄的旅程”生命轨迹中,成为拓荒者。他们走向远方,体验生活。

我认为生命旅程中有三个阶段。最基本的第一阶段中,需要依赖别人,需要学习。之后,步入更大的世界,经历各种事情,包括失败与成功。这些失败会考验人,有的人从此一蹶不振,但也有人跌倒后爬起来,吸取经验教训,再继续向前。

接下来他们会发现一个共同的使命,他们会发现自己一个人的力量不足以完成这个任务,需要与人合作。于是他们开始与同伴一起分担这个共同的使命,并且随着时间流逝,这个使命本身和周围的伙伴变成越来越重要,甚至比他们自己更加重要。他们经历了这种发展过程,把其他人和他们共同的任务放在自身利益之上的时刻,也就是他们成为英雄的时刻。

在生命旅程稍微晚些的时候,他们会迎来人生的第三阶段,并完成过渡。第一阶段是你要依赖别人;第二个阶段里别人依赖你,你需要工作;第三阶段里,你需要进行过渡,帮助别人在没你的情况下仍取得成功。这是很自然的一个过程。

我现在就处在第三个阶段,我觉得非常有意思,因为我观察它,研究人的特性和心理学,以及不同的人是怎样的,他们的倾向是什么。世界上也许只有有限的性格类型,比如25或50种。人们所扮演的角色数量也是有限的,可能是100个或者200个角色。而历史上唯一的变化就是我们改变了着装,改变了所使用的技术。但如果纵观整个历史呢?那基本上就是这些不同性格类型的人不断互动,一次次经历相同类型的事情。

所谓的英雄就是我刚刚描述的这一类人物。这是否意味着每个人都必须成为英雄?大多数人不必成为英雄,大多数人都不是英雄,但这不重要。不论是什么角色,他们都同等重要,他们都扮演着自己的角色,这就是人生的旅程的模样。

本文整理自瑞·达利欧6月8日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CDF TALK’s Week首期节目中的发言。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okex交易所官网 » 今日推荐 | 达利欧最新演讲:有生之年,这个时代最大的三大问题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okex网注册教程和交易流程

联系QQ:87300288数字货币QQ交流群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