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OKEX交易所使用教程

募资17亿美元的TON终结,屠龙少年终丢盔弃甲?


文 | Nancy 

电影《让子弹飞》中,姜文饰演的张麻子抱负难展,落草为寇,开始了土匪反叛的生涯。“我为什么要上山当马匪?就是因为腿脚不利索跪不下去。”与其说张麻子是土匪,倒不如说他是一个自由世界的堂吉诃德,追求公平正义,有着浓厚的英雄主义情节。 

Pavel Durov(帕维尔·杜罗夫)就像是现实世界的“张麻子”,也是个自由主义者,他坚信言论自由高于一切。只不过,电影里的张麻子赢过了黄四郎,而现实里的Pavel Durov却“认输”了。5月13日,Pavel Durov宣布,由于监管问题,Telegram推进两年半的区块链项目TON正式终止。

“我倒下了,希望你们能成功。”这个曾经历生死攸关的权力斗争洗礼,仍挺直腰板、伸出中指的“屠龙少年”最终还是“丢盔弃甲”了?

“屠龙少年”的流浪之路

Pavel Durov出生在一个俄罗斯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苏联一位有名的拉丁语学家,家里还有位大他四岁的数学家哥哥Nikolai Durov。

从小Pavel Durov就有颗桀骜不驯的心,他曾用自学编程,把学校首页换成自己最讨厌老师的照片,并配上“Must Die”的字样,尽管学校立马更换了密码,但Pavel Durov却依旧能立马再次破解。Pavel Durov展现出的计算机天赋,让他顺利进入了俄罗斯赫赫有名的圣彼得堡州立大学,主修编程。

2006年的夏天,Pavel Durov毕业后与哥哥一起创办了一家类似Facebook的社交网站 VKontakte(简称“VK”),大受欢迎。2007年2月,VK的用户数就超过了10万。2008年4月,用户数暴增至1000 万。2010年,在Facebook的俄罗斯用户仅400万的情况下,VK在俄罗斯就获得2800万的注册用户。VK可以算是在自由市场竞争中唯一一个胜过Facebook的产品。Pavel Durov也成为俄罗斯的互联网创业青年偶像。

然而,这个如日中天的产品被政府“盯上”了。

2011年伊始,随着俄罗斯论坛的派系斗争在VK上愈演愈烈,VK被政府要求关闭普京反对者的社交页面,但遭到Pavel Durov的断然拒绝。当晚,武装人员就突袭了他的公寓,带走了大量文件。

面对权力的压制,Pavel Durov并未屈服,反而在Instagram上发布一张竖中指的照片以示决心。2014年,当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时,政府再次要求VK交出乌克兰抗议活动领袖的个人信息时,Pavel Durov再次拒绝,并在VK上发了两只狗的照片以示嘲讽。 

Pavel Durov的举动彻底激怒了俄罗斯政府,除了通讯工具被监控着,种种莫须有罪名也开始强加给这个年轻人身上,被请去“喝茶”成为了家常便饭。不仅如此,一个主要由政府、军方和情报方面的高级官员、财阀的实际控制人组成的政治力量想方设法让VK被俄罗斯“国有化”。2014年4月21日,Pavel Durov被解雇,离开了自己亲手创办的公司。 

“我并不是在为自由而战,而是在用自己的存在证明自由并未消失。”不久后,Pavel Durov带着愿意一起满世界流浪的VK核心人员,悄悄从圣彼得堡搭乘飞机离开俄罗斯,来到美国东北部美加边境上的水牛城。

在这里,Pavel Durov和团队一起开发了即时加密通讯工具Telegram。而这款产品的灵感或许就与俄罗斯政府斗智斗勇的那段经历有关,它汇聚了Pavel Durov对自由和隐私的思考和畅想。

在这个采用端对端的加密方式的即时通讯软件中,所有内容不会通过它的服务器,也不存在第三方监管。也就是说,用户所有的聊天记录不会被服务器保留。如果用户选择退出帐号,聊天内容便会全数消失。当然,你也可以选择设置发送信息的“定时销毁”,它会自动在到达时限时删掉该信息。甚至你还可以在删除与他人所有历史聊天记录的同时,也从对方的设备上删除。

而为了保证产品的独立性,Telegram将自己定义为一个非营利组织,不接受第三方投资,也不出售股份。同时,为了保护团队,且不受政府影响,Telegram 至今为止依然没有一个对外公开的办公地点。

在每个人都变得透明的互联网时代,讯息加密、高度隐私的特性,让Telegram收获了一批又一批粉丝。但与此同时,这样的特性也让一些国家对Telegram“痛下杀手”,俄罗斯就是其中之一。

2018年4月30日,上万Telegram粉丝聚集莫斯科市中心,扔出手中的纸飞机以抗议俄罗斯的封杀令。纸飞机,正是Telegram的Logo。

但令人讽刺的是,俄罗斯总统普京也使用Telegram。

当然,不仅是普京,在没有专门花钱进行推广的情况下,Telegram的用户持续增长。截至2020年4月24日止,Telegram的全球用戶数已突破4亿人次。而在这光鲜数据背后,是Pavel Durov走过遍地荆棘后,对言论自由的极致追求。 

而令人叹惋的是,这个不畏强权的“叛逆”青年,终究还是拧不过美国监管机构的大腿。

从“雄心勃勃”到“穷途末路”的891天 

2017年12月,Telegram对外宣布将开发自己的区块链平台——Telegram Open Network(TON)和流通于TON 上的加密货币GRAM,希望建立一个可以对标以太坊的底层区块链操作系统。 

这个自带光环的项目吸引了顶级投资机构和投资人的广泛关注。2018年2月12日,Telegram宣布完成首轮ICO融资,额度为8.5亿美元,投资方包括软银集团、Benchmark和香港私募基金汇友资本等多家国际知名财团。2018年3月,Telegram又宣布完成8.5亿美元的第二轮ICO募资。两轮融资合计17亿美元,刷新了ICO史上最大融资规模记录。 

然而,正当一切都顺利进行时,2019 年10月12日,美国证监会委员会(SEC)突然宣布,对TON网络的ICO背后的两家实体采取“紧急行动并获得了临时限制令”。SEC认为,Gram是未经注册的证券。在筹集的17亿美元中,其中4.245亿美元的来自美国投资者。

而根据《1933年证券法》的规定,Gram不能出售给美国投资者。因此,他们有权立即发放禁制令、快速取证、返还非法所得、禁止他们出售或分配更多Gram以及处以民事罚款。

针对叫停事件,Telegram第二天就提出反诉。辩称其一旦推出TON,GRAM将仅仅是一种货币或商品,就像黄金和白银一样,而不是一种证券,法院应当拒绝SEC提交的禁令请求。不过随后,SEC向美国纽约南区地方法院提交了一份新文件,就Telegram发币事宜于2020年2月举行听证会。SEC坚持认为Telegram已经并有可能继续违反美国的证券法,其申请对其实施初步禁令正是为了防止这一点。

而受SEC的限制,TON的主网上线时间也推迟到2020 年4月30日。Telegram在给投资者的信中写道,“我们原计划在十月下旬启动TON网络。但是,SEC 近期的诉讼使这一目标无法实现。我们不同意 SEC 的法律立场,并打算在诉讼中大力反抗。我们建议延长(此前针对主网上线设定的)截止日期,以便提供更多时间解决 SEC 的诉讼,并在 TON 网络启动之前与其他政府机构合作。”

今年2月份,纽约南区美国地方法院举行的听证会围绕着“数字资产 GRAM 是否属于证券”、“在TON区块链上线启动之后它还是证券吗”等问题。Telegram律师Alexander Drylewski指出,SEC的Howey测试不适用于数字资产,除非承诺对这些资产进行管理监督,这意味着当TON区块链启动时,GRAM 将不再是证券。而美国一名联邦法官表示,SEC 在决定Telegram是否进行了非法证券发行时,不应该被贴上“标签”。

不过,SEC仍坚持先前观点,认为Ton筹集的17亿美元是发行了一项未在SEC注册的证券,并不符合Reg D标准,因此是非法的。最后,法官 Castel 保留了SEC对 Telegram 的 TON 初步禁令,并向Telegram律师Drylewski保证,该案将在4月30 日之前作出判决。

3月25日,法院公布初步裁定,称Telegram分发GRAM 代币的行为违反美国证券法,并认为SEC的行为合理。对此,Telegram提起上诉,并申请向非美国投资者出售Gram代币。不过,法院对Telegram的说法并不买账,认为其声称可以仅向非美国投资者发行代币,但不能确保代币不会进入美国投资者手中。

今年4月29日,Telegram在给投资者的公开信中表示,将第二次推迟TON主网上线时间,暂定为2021年4月。如果投资者不同意的话,Telegram将返还72%的投资额,即12.24亿美元。或者投资者可将投资借给Telegram作为贷款,并在2021年4月30日前获得原始投资的110%。 

尽管Telegram作了多次努力,但SEC终成拦路虎。13日凌晨,Pavel Durov在其官方频道无奈表示,“今天对于Telegram和我们来说都是令人难过的一天。我们宣布将终止我们的区块链项目”。

TON项目的失败让很多投资者意难平。即便Telegram借助的是SAFT(未来代币简单协议),其本身是一种投资合同或证券,但SEC和法院并未因其特殊性而放松监管,那么TON项目失败的根本原因是哪里呢?

PANews咨询了熟悉美国法律的BitMart Labs总法律顾问Daisy Li,她认为,此次Grams 的发行计划被阻拦的原因并不是SAFT 协议的问题,而是因为SEC 认为Grams 的投资者不只是投资者,而是underwriters 也就是“承销商”。Grams的第二阶段的合同并没有安排代币的锁仓期,初始投资人可以拿到代币后直接向二级市场进行甩卖,也就被SEC认为承担了“分销”的角色。这样的分销结构会导致Grams代币直接流通并进入那些并没有像初始投资人一样拿到Grams 发行的风险披露等重要信息的普通投资者手里,这才是SEC从保护投资者的角度对Grams进行拦截的根本原因。

不过,也有人认为,SEC始终没有对ICO的法律规定进行明确的梳理与解释,且其对加密货币属性的认知与发行者是错位的。Ton项目的终止与Howey测试有关,SEC或对Howey测试具有一定的操控性。

对此,Daisy Li告诉PANews,“‘操控’这个词用得有些严重,应该说在英美判例法的传统下本身就允许各方对案例进行比较和解读。SEC对Howey test 自己的解读,那么发行方也可以就自身代币性质进行在Howey test 基础上的抗辩。另外,我们不应该低估SEC对ICO 或者说在数字货币领域的融资行为的了解。SEC在华盛顿特区的FinHub 是非常活跃的,有很多代币发行方会提前到 FinHub去直接和SEC人员进行互动了解他们的看法。我始终认为SEC对数字货币领域的了解是充足并且一直在加深的。从2019年4月SEC “数字资产是否构成证券投资合同”的指引,到此次在Ton 的发币计划中直接通过法院颁发的禁制令提前介入,这意味着SEC 在做更多主动的事前监管的尝试,而且他们非常清楚在哪些时间点介入最为有效。” 

究竟满足什么样条件的项目可免遭SEC起诉?Daisy Li表示,“这个问题没有完美的答案,因为立法和执法的过程都还在发展完善,谁都无法保证项目绝对的合法性。但是,很多项目为确保合法合规所做的努力。有些发行方将公司设在瑞士,因为瑞士已经认可数字代币的合法性;有些项目方严格对标Howey test 对自己的代币进行设计,确保代币具有极其突出的使用功能和场景并限制代币具有和证券相关的权益;有些发行方在发行过程中严格遵守美国证券法,使用Reg A+,Reg D 或者Reg CF 对代币进行注册,使用Broker Dealer去接触美国投资者并严格控制KYC;还有些项目方直接启用有口碑的律所代理,直接和SEC 进行接触,并要求SEC 出具 No Action Letter 确保自己在将来不会被诉。”

“另外,由于SEC常常追溯对已经存续的项目进行事后监管,我还想特别解释一下诉讼时效。对于SEC 直接起诉的案件,诉讼时效是五年,所以若代币发行已经过去五年,被SEC 起诉的可能性基本就很小了。”她补充道。

 

投资者可拿回七成资金,未来靠何盈利? 

令人疑惑的是,TON有着高达17亿的融资,且请了纽约最有名的律师,为何Telegram不选择继续战斗?要知道,在此之前,SEC通过不少区块链项目的发行。

例如,STO(证券化代币发行)项目Blockstack。据了解,Blockstack为SEC申请总共花费了200多万美金的合规成本。而此前Blockstack还通过Reg D和Reg S分别募集了5000万美金和80万美金。不过,STO限制发行总额上限,即“ 12 个月内发行或出售的证券总价值不超过 5000 万美元”。再例如EOS背后区块链技术公司Block.one,因未经注册的ICO而被SEC指控,但其同意支付2400万美元的民事罚款来解决这些指控。 

对于Telegram而言,这些都是可以继续前行的方向。或者他们也完全可以通过退回美国投资者资金,避开美国投资人的方式继续发行。

那么,Telegram为何没有作出其他选择?或许我们可以从Pavel Durov的博客中窥探一二。他表示,“在金融和技术方面,我们仍然依赖美国。美国可以利用对美元和全球金融体系的控制权来关闭世界上任何银行或银行帐户。它也能通过对苹果和谷歌公司的控制App Store和Google Play中删除应用程序。”

如果Telegram一意孤行推行TON和GRAM,那么对于整个团队而言,这并不是一件好事。前文我们有提到,Telegram是个免费的软件,一直处于烧钱模式,其运维资金的来源主要靠Pavel Durov在其他业务的盈利以及融资。 

虽然TON项目的关闭令人惋惜,直接受到经济损失的还是早期投资者和期货投资者。

据福布斯俄罗斯版报道,目前Telegram已经推出了资金返还方案,一种是立即退出,将直接获得原投资金额72%的资金,另一种是将这笔投资款转为向Telegram的贷款,并将在2021年4月30日获得本金的110%。但由于美国监管当局的立场不确定,美国投资者不符合110%本金的偿还选项。

实际上,没有盈利的Telegram一直是个烧钱机器。仅2017年,Telegram就烧掉了7000 万美元。同时,Telegram的白皮书显示,从2018年算起,Telegram在四年内花费预计达6.2亿美元。当然,如果投资者选择将投资款“借贷”给 Telegram,这笔钱要从何而来?

这种情形下,目前约超过80%的投资者选择了前者,直接获得72%的资金返还。而也有投资者选择了后者,俄罗斯电子支付公司Qiwi联合创始人Sergey Solonin证实将自己的1700万美元投资转为贷款。他还表示,希望在这段时间内Telegram创始人Pavel能够找到收入来源,或者找到进一步为公司融资的方法。

另一方面,受项目失败的影响, Bitforex、Lbank、CoinBene等多家平台的TON期货暴跌,最高超90%,而交易平台尚未给出具体解决方案。

Daisy Li认为,“在这个案件当中,虽然投资者可能失去了在Grams当中进行投资的机会,但是其损失应该是非常可控的。如果投资者仍不满意,其可能使用美国的私人诉讼或者集团诉讼机制要求Telegram Group 进行赔偿。”

目前,已经有部分TON项目的投资者表示,很可能会对Pavel Durov和Telegram采取法律行动。其中,TON的投资者兼Tokenbox项目创始人Vladimir Smerkis表示,该项目的大多数投资者都想对Pavel Durov 提起诉讼。 

虽然Telegram不再参与推出 TON 的计划,但TON Labs 首席技术官 Mitja Goroshevsky 表示,“很明显,Pavel Durov是被迫发表这一声明的。但是我同意他的所有观点,尤其是声明最后关于权力下放的观点,这与Free TON的目标完全吻合。我们将继续在全球开发、发展 TON,以及分发代币。因为这是正确的事情。”

“让他们拿起旗帜,从我们的错误中学习。我想祝世界上所有那些为权力下放、平衡和平等而奋斗的人们好运。你正在进行一场正确的战斗。这场战役很可能是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战役。”

从Pavel Durov呼吁其他人代替Telegram参加去中心化的斗争来看,Pavel Durov依旧热血,只是让子弹再飞一会。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okex交易所官网 » 募资17亿美元的TON终结,屠龙少年终丢盔弃甲?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okex网注册教程和交易流程

联系QQ:87300288数字货币QQ交流群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