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OKEX交易所使用教程

解密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梦”

原文标题:《元宇宙是什么?窥探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梦”》

作者:小毛球

解密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梦”

“在元宇宙里面,你感觉与其他人在一起,就如现实中的跳舞、健身一样,不同的在于这种体验是不能在一个2D应用程序或网页上能做到的。”

——马克·扎克伯格

“技术应该被用来改善这些核心人类体验,而不是取代它们”。

在六月底的时候,Facebook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就对他的员工宣布了一项雄心勃勃的新举措:公司未来将远远超出现在所构建的互联网社交应用程序和一些支持社交应用程序硬件的项目。

对扎克伯格宣布的举措简单的理解就是他要干一件大事,这个事情有一个宏伟的目标,远远要超过现在所进行的项目。

具体点来说,Facebook将直接从科幻小说中建立一个最大化的、相互关联的虚拟体验集,也就是所谓的元宇宙世界。

解密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梦”

▲NVIDIA推Omniverse平台,打造如《玩家一号》「绿洲」的元宇宙虚拟互动世界

“元宇宙”和“世界”这两个词一出来,是不是感觉很宏伟,令人激动?不得不说,“机器人——扎克伯格”对于带动吃瓜群众的情绪是真的有一套,感觉他好像真的要颠覆现实世界,创造一个像《黑客帝国》的虚拟世界。

那么扎克伯格这个“元宇宙梦”到底是怎么回事?或者说他到底要干什么!

01 更大的想法

“我认为最有趣的是将这些主题如何组成一个更大的想法”,扎克伯格在对员工的远程致辞中说到,“我们在所有这些举措中的首要目标是帮助将元宇宙带入生活”。Facebook专注于社区、创作者、商业和虚拟现实产品的部门会将更多的精力转向元宇宙,努力实现这一愿景。

元宇宙这一词的涵义正在发生变化。这个词最早出现在尼尔·斯蒂芬森1992年的科幻小说《雪崩》中,指的是物理、增强和虚拟现实共享在线空间中的融合。

解密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梦”

▲尼尔·斯蒂芬森,《雪崩》科幻小说所描绘的世界

在7月早些时候,《纽约时报》上探讨了Epic Games的首席执行官蒂姆·斯威尼的《堡垒之夜》、《动物之森:新视野》等作品,探讨这些作品的原因在于它们具有越来越多的类似于元宇宙的元素(官蒂姆·斯威尼几个月来一直在谈论他希望为元宇宙做出贡献的愿望)

同时,在2020年1月,风险资本家马修·鲍尔也发表了一篇有关元宇宙比较有影响力的文章,这篇文章确定了元宇宙的关键特征,其中包括:元宇宙必须跨越物理世界和虚拟世界;包含一个完全成熟的经济体;提供“前所未有的互操作性”。总的来说:用户必须能够将他们的化身和商品从元宇宙的一个空间转移到另外一个空间。

“我们将有效地从人们认为我们是一家社交媒体公司转变为一家元界公司”,扎克伯格在主题为“在元界中标记”的演讲中提到。看了他的演讲,我们无法决定哪一个更大胆:他的愿景本身或他的选择时机。

扎克伯格宣布打算建立一个更加极致的Facebook,横跨社交、办公和娱乐,没有一家公司运营元宇宙,整个元宇宙就是一个“有形的互联网”,它由许多不同的参与者以分散的形式经营。此时,扎克伯格正在遭受美国政府试图拆散他目前的公司的风险(国会通过实施一揽子方案迫使公司剥离Instagram和WhatsApp,并限制Facebook未来的收购能力)

解密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梦”

▲元界世界,一个勇敢(新的)的虚拟世界

在谈论元宇宙美好的未来之际,也得正视它带来的一些既熟悉又陌生的问题,比如,虚拟空间如何被管理;内容如何被控制;以及它的存在会对我们的共同现实感产生什么的影响。现在,我们仍在拥抱2D版本的社交平台,争论3D版本的难度可能会成倍的增加。

“元宇宙可能是继工作中的远程传输设备之后,又一个比较好的东西。”扎克伯格期待元宇宙不仅只在游戏领域带来变化,他更希望元宇宙能够为个人创作者和艺术家带来更多的机会;为那些远在城市中心工作的人带来机会;为那些生活在教育资源或娱乐资源比较缺乏的地方的人带来机会。

02 不仅仅是虚拟现实

在演讲中,扎克伯格讨论了他对实体互联网的愿景、管理互联网的挑战以及当今虚拟现实中的性别失衡情况,这也是为什么他关注元宇宙的原因。

而在演讲中,被问及前段时间Facebook遭受拜登政府批评,指责其在头条新闻内容中删除反疫苗内容失败的情况,扎克伯格也略带内涵的回答,“这有点像在城市中打击犯罪,但没有人指望你能完全解决城市中的犯罪问题”。

当然这只是扎克伯格演讲中的一个小插曲,回归元宇宙这个大的话题。元宇宙是一个跨越许多公司分散经营的概念,包含了整个行业的愿景,可以把它看成是移动互联网的继承者。扎克伯格深知元宇宙不是任何一家公司都会建立的东西,但他认为Facebook下一步重要计划希望是与许多其他公司、创造者和开发者共同合作,为建立这一统的目标作出贡献。

解密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梦”

▲元宇宙世界,感觉置身于虚拟世界之中

可以将元宇宙视为一个实体化的互联网。在这个实体化互联网中,你不仅只是查看上面内容那样简单,更多的在于感觉身临其境。“在元宇宙里面,你感觉与其他人在一起,就如现实中的跳舞、健身一样,不同的在于这种体验是不能在一个2D应用程序或网页上能做到的。”扎克伯格演讲中解释道。

元宇宙不仅仅是虚拟现实。对于很多人来说,想到元宇宙就联想到《雪崩》、《头号玩家》等科幻题作,比较刻板的认为元宇宙就属于虚拟现实,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因为最好的记忆方式就是有现实题材作为印象印刻,就像要记住“老虎”这个词,最好现实中看过老虎,能够将词义与现实老虎匹配记忆。

当然,虚拟现实作为元宇宙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Facebook现在突破的一个端口。“虚拟现实是元宇宙中我们非常投入的一部分,因为它提供最清晰的存在形式的技术”。

元宇宙可以在不同的计算机平台上面使用,不仅仅是VR/AR、PC,还是移动设备和游戏机。说到这里,很多人还认为元宇宙主要是关于游戏的,毕竟现在各类媒体推广也是将元宇宙与游戏挂钩。

解密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梦”

▲零售先知,虚拟与现实结合,置身于元宇宙世界购物

“我认为娱乐显然会成为元宇宙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我不认为仅仅只是游戏。”扎克伯格有他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大多数人将元宇宙与游戏联想到一起的原因,也主要是外部信息无意识引导、暗示所造成。

他认为元宇宙是一个持久的、同步的环境,在这个环境中,大家可以在一起,这有点类似于我们今天所看到的社交平台之间的某种混合体,但是又是一个你在其中有所体现的环境。

03 “我从中学开始就一直在考虑这些东西,并且刚刚开始编码”

“从我们醒来的那一刻起,到我们上床睡觉的那一刻,能够跳入元宇宙做几乎任何你能想象到的事情。”扎克伯格这样描述元宇宙。

上面的这种描述感觉更像是我们从《玩家一号》或《雪崩》等书中熟悉的元宇宙,或者可能像今天的Fortnite,我们的生活、工作或者一些其他重要的方面都逐渐在这些虚拟空间中。

“我不认为这主要是为了更多地参与互联网,我认为这是关于更自然地参与。”扎克伯格对于现实情况这样理解:今天有了移动互联网,从起床到睡觉都能访问很多东西,早晨在我戴上眼镜之前就会伸手去拿床边的手机,只是为了查看半夜有没有来短信,如果有来信,就会立即“跳”进去。

现今,我们拥有各类计算机平台,对于体型较小的它们我们能够便捷携带。我们现在花费的很多时间,基本上都是通过这些发光的小矩形来调节我们的生活和我们的交流方式,扎克伯格认为这不是互动的真正方式。同时,对于现在的线上会议方式,他也认为都是在看屏幕上的一排人脸,并不是真正处理事情的方式。

解密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梦”

▲元宇宙构建的空间合作

“我们习惯于与其他人共处一室,因为这有一种空间感。如果你坐在我的右边,那么意味着我也坐在你的左边,所以我们有一些共同的空间感。当你说话时,声音是从我的右边传来。并不像屏幕上只是从面前的同一个地方发出。”扎克伯格这样形容自己的各种线上会议。

他在过去一年中的工作会议上,他有时很难记住某人在哪个会议上说过什么,因为他觉得屏幕上这些人看起来都一样,都融合在一起。对扎克伯格来说,产生这样情况的部分归因是这样的会议方式缺乏空间存在感。

在扎克伯格看来,虚拟和增强现实的结合能够做到这一点,元宇宙所能帮助人们体验的也就是一种空间存在感。这种空间存在感在人们的互动方式要自然得多,让互动更加舒适,更加丰富,更加真实。

他畅想到,在未来,通话不再只是简单的语音交流,你将能够作为全息投影图坐在我的身边,或者我将作为全息投影图坐在你的身边,感觉我们就是在现实中的面对面交流,即使距离相隔在不同的地方或距离数百英里。

当扎克伯格在中学的时候就一直在思考其中的一些东西,并开始编码。当上数学课的时候,基本上只是在笔记本上写代码和想法,放学回家后也是编写代码。写代码是枯燥的,他想要真正建立的是一种实体互联网的感觉,“你可以将自身置身于元宇宙环境中并传送到不同的地方,与朋友一起写代码”。

解密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梦”

▲游戏产业俱乐部在元世界举办的Rec Room 派对

令人他遗憾的是,当时自己没有足够的数学知识来完成这样的想法,而且技术距离真正成熟还需要几十年的时间。但是这样的想法一直存在于他的脑海中,并不时的刺激着他。对他来说,早在创立Facebook之前,他就认为这将是社交互动的“圣杯”。

再被问及他和Facebook为什么在增强和虚拟现实方面投入如此多的原因时,他说到,Facebook与手机同时出现,但是在塑造平台的发展方面并没有真正发挥很大的作用,在他的角度看来,平台并没有以一种非常自然的方式发展。

“当人们考虑与其他人在一起时,我们会更自然的互动。”在演讲中,扎克伯格提到,我们通过人和我们与人的互动以及我们与他们的互动来定位自己和思考世界。如果我们能够帮助建立一套有存在感的计算机平台,以一种更自然的方式让其发展,让我们感到与人更多的存在,他认为这将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04 完整性问题与挑战

对于元宇宙,扎克伯格认为存在不同类型的完整性问题。

“人们需要考虑的一个大问题是,现在存在一个非常有意义的性别偏差问题,至少在虚拟现实中,男性比女性多得多。”扎克伯格觉得在某些情况下,这会导致性别骚扰。

在他经验看来,元宇宙能够比其他一些游戏和事物做得更好的事情之一是给人们提供更容易的工具来阻止骚扰的发生。通过元宇宙的现实体验互动,能够感觉什么时候可能有骚扰发生,以此保持一个安全的空间。

解密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梦”

▲元宇宙世界,《超级世界》,人人都想统治世界

如果一个社区过于偏向一种性别或另外一种性别,那么就会让整个社区人口感到不安,最终也不会有一个健康和充满活力的社区。这些东西是至关重要的,不仅对于产生良好的社会影响而言,还是对于构建优质产品来说。

一直以来,公众对新事物所带的新的挑战都有其担忧。这是一个更古存在的问题,即使在我们现在社交媒体应用程序的2D世界中,也会有新的挑战出现。

开发人员有着光鲜的一面,但他们很少讨论,在工位上长时间的坐冷板凳,问题解决前要经过漫长的等待。享受研究与摸索的过程,这恰好是本身工作,扎克伯格说,“当我们开始解决这些问题与挑战时,需要的时间可不是一星半点。”

有时候,当你在做长期项目时,可能会有点痛苦,因为你意识到,“嘿!我们今天就要这个。”但事实上,“这个”需要几个月或者几年的时间才能达到。扎克伯格在回答Facebook元宇宙的实施计划时间时也表明,他们已经制定了一个路线图,这是一个三年或四年的路线图,这个路线图包含了他们需要达到目标所需做的所有工作。

解密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梦”

▲元宇宙,虚拟现实在创伤性脑损伤后用作物理治疗的一部分

“现在我们已经建立了很多AI工作,并且已经聘请了许多的内容审核员。”扎克伯格认为增加新的用例能够使它们建立的系统更容易适应不同类型的伤害,而且这个事情并不是他灵光一现,拍脑袋就决定的,是从一开始就已经被放到考虑计划当中。

就如上面的性别偏差问题,许多女性会在空间中有受到骚扰的感觉,这些空间可能是在游戏中,也可能在VR当中,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当然,这样的情况不仅会存在于元界平台中,其他平台也会存在这种情况。就扎克伯格看来,他相信他所看到的问题的组合可能会有所不同,也相信也会有新的问题出现,需要做的就是关注这些问题,并想出解决办法。

05 共同的“乌托邦”

为了拥有一个有凝聚力的社会,你需要有一个共同的价值观基础,并对世界和我们共同面临的问题有一些了解。

“元宇宙的美好愿景不是由特定公司构建,它必须具有互操作性和可移植性。”扎克伯格说,他比大多数人都要明白元宇宙应该具有的必须属性。在元宇宙里,你的头像和数字商品,不会被困在一家公司的数据库中,它们是能够传送或映射到其他任何地方。

解密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梦”

▲追逐元世界的顶级公司,Nvidia、Roblox和Facebook只是其中的一员

就扎克伯格和他的公司而言,他们正在开发用于VR的Quest头盔和AR头盔。同时,基于这些构建的软件,能够让其他人也能在其中工作或闲逛,建立不同的元世界,就像Facebook或Instagram一样,即使是其他公司构建了VR或AR平台,他们的软件也能够存在其中。

扎克伯格这样比喻,就像W3C一样,能够帮助设置围绕一系列重要的互联网协议标准和构建网络制定标准一样,元宇宙也需要一些标准来定义开发者和创作者如何构建体验场景,让人们可以携带他们的虚拟形象、数字商品和他们的朋友在这些不同的体验场景之间无缝传送。

对扎克伯格来说,能够构建一套协同工作和跨界互动的东西,让虚拟形象、数字商品等不被锁在特定的平台,这将是一个有意义的事情。

而且现在也有一些机构或公司在做这样的事情,比如XR联盟。当然,扎克伯格也不甘落后,他的公司和微软以及联合的一些其他公司也在做这样的事情。虽然在这联合中,大家联合的愿景可能不完全相同,甚至有一些公司的愿景更孤立,但在他看来,至少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反乌托邦”愿景:相信元宇宙能够真正的良好运作,希望元宇宙是可移植和相互连接。

技术的每一次新进化都提出了一个关键问题:谁将首先确定其价值并获得最大回报,谁将在为时已晚之前争先恐后地追赶?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okex交易所官网 » 解密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梦”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okex网注册教程和交易流程

联系QQ:87300288数字货币QQ交流群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