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OKEX交易所使用教程

Synthetix创始人:团队形成恶性循环,有必要重新竞选理事会推动变革

原文标题:《Synthetix创始人Kain参选斯巴达理事会宣言》

作者: Kain Warwick, Synthetix 创始人

今年早些时候,Synthetix社区在通往去中心化治理 SIP-111 的道路上实施了一个重要决策,将变更协议的决定权交给了Spartan Concil。为了准备这一过渡,理事会需要一些时间和空间向社区证明自己并获得社区的支持,成为协议内正统的管理组织。这是社区建议(我的理解:要求)我不参与初届理事会竞选的主要原因。我认同让自己远离治理决策是个重要的决定,所以我开始扮演更被动的角色,并继续支持核心贡献者和理事会成员。在必要时,我仍然会参与SIP的撰写,如使protocolDAO合法化的SIP-124,以及调整SIP工作流程的SIP-130,以适应理事会的引入。斯巴达理事会取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成功,我为它如此成功地纳入协议而感到骄傲。

 我敢说,斯巴达理事会是加密世界里最有效的去中心化治理组织,如果你质疑我的看法,那我们迪拜见(译者注:指的是Andre Cronje的迪拜约架事件)。尽管取得了这样的成功,但在治理方面进行如此大的变革,也导致了一些不可避免的低效。本文将讨论这个问题,以及我认为我们应采取的解决方案。你可能已经注意到,我没有在这篇文章中加入我通常的免责声明,那是因为为了推动我认为需要的变革,我已经决定在这个纪元竞选斯巴达理事会。我相信理事会已经有了足够的独立性和合法性,即使我参选也不会破坏其独立性。但我很清楚的是,如果我要进行这些改革,我必须以理事会成员的合法身份进行。

理事会的出现最直接的影响是核心贡献者内部的协调。这可能看起来很奇怪,因为理事会从来没有打算直接控制核心贡献者,而是为代币持有者创建一个合法的机制来控制协议的方向。而这恰恰造成了核心贡献者的工作受到负面影响。Synthetix 基金会遗留的架构下,我的职责是管理核心贡献者。当我退出协议级别的项目管理和协调工作并将权力移交给理事会时,我开始失去对许多正在实行的议案来龙去脉的了解。这意味着没有人在实际职务上管理核心贡献者。这导致协议治理的关键组成部分内出现重大协调问题,因为虽然核心贡献者没有被授权推动协议变更,但他们仍然是实现代币持有者意愿的必须力量。

这种协调问题是由几件事情造成的,其中一个主要是我们招募了大量的核心贡献者,并且其中大多数人不在悉尼。他们在辅助推动整个项目时很难理解事情的全貌和前因后果。以前我使用蛮力来维系他们的参与,长时间工作,甚至经常在半夜醒来来确认每个人的工作情况。从某种程度上来看,理事会的成功让我产生了一种虚假的安全感。我也开始退居幕后,不再直接协调核心贡献者。我觉得理事会在协议更新的优先级制定方面做得很好,但我认为这是因为 2021 年初制定的计划基本完好无损,且理事会和核心贡献者仍在继续为实现这一愿景共同努力而导致的错觉。随着这一年的深入,理事会在应对特定问题(例如债务池偏斜和 Synth 流动性)方面做得很好,但对他们来说,进行重大路线修正是一项挑战。另一个问题是,小的项目问题往往会积累在低级别的SIP实施细节中,我不确定我们是否有明确的流程来确保这些问题能及时被理事会发现。

 随着我继续脱离日常决策并将管理权交给理事会,我也开始与核心贡献者失去联系,我不再掌控全局,并无法帮助他们解决协议变更中的问题。这个过程创造了一个负循环,我逐渐错失更多关键信息和节点,在当时我们还不清楚这将成为问题。尽管如此,我确实注意到,战略问题在在5月初开始出现。这也促使我与理事会和核心贡献者同步,制定了一个计划来解决这些问题。你可以在此找到该计划。

 不幸的是,在发布该帖子一周后,我休假了两个星期。这也导致核心贡献者的系统性问题变得越来越明显。由于我逐渐失去了对整个项目全局的了解,我没有意识到开发人员内部存在重大冲突。事务优先级不明确,挫败感越来越强。造成这种情况的根本原因是,虽然我之前一直领导核心贡献者,但实际上现在他们并没有领导,同时理事会没有管理核心贡献者的授权,也没有任何核心贡献者能够接替我以前的角色。根本问题是我将项目负责人的角色与核心贡献者负责人的角色混为一谈。去中心化的项目没有合法的方式来拥有“领导者”,这正是斯巴达理事会旨在解决的问题。但对于核心贡献者来说,一个领导者是绝对必要存在的。

作为核心贡献者的前领导人,我有意创建了一个极其扁平的结构,以避免核心贡献者在 Synthetix 中获得过多的权力并破坏我们新生的 DAO,而这却让问题变得更加严重。在我能够保持和综合对项目全局的了解,并确保核心贡献者的协调和明确的优先级时,这种方式运作良好。而一旦不再满足这个条件,它就会迅速恶化。我不想暗示我的缺席是所有问题的唯一原因,现实是 DeFi 项目每天都会遇到不断出现的问题,如果不加以处理,它们会迅速积累。只要这些问题有相关责任人,责任人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即使核心贡献者人数有所增加,但几乎没有人可以在自有的工作内容以外,有精力去介入处理类似的问题。实际上,核心贡献者仍然很好地在执行他们的核心优先事项,许多人尝试挺身而出来解决问题,但没有明确的流程来促进及确保资源有被适当分配。从历史上看,协调这件事是我的职责,但我并没有将该职责交给其他任何人。

如果可以的话,这有一个小插曲,说明我为什么忽略了这个问题。首先,如上文所述我关注了错误的方向,我对斯巴达理事会的进展感到非常满意,而忽略了核心贡献者中出现的问题。我相信,如果是在过去的我,我会更快地意识到这个问题并解决它。但事实上,我已经筋疲力尽了——事实证明,“疲倦的凯恩”表情包比我们当时意识到的更加真实。我不知道我是否意识到事情已经发展到什么程度。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忽视了Synthetix以外的生活,而当我重新掌握时间后,这点变得越来越明显。我开始将精力从项目上转移到多年来我所忽视的生活中。我仍然会消耗很多时间参与到项目中,但它不再是我生活中的唯一重心。我也会被一些事情分心,包括支持投资过的团队,虽然这会产生令人难以置信的满足感,但对我的时间来说却是一大浪费。我还试图掌控我的个人财务,我有太大量的地址,以至于不能跟踪到每个地址是什么有什么,并同时进行风险管理,优化收益和资本配置。最后一件事可能是牛市疲劳。过多的噪音对注意力有太多要求,导致我很难集中注意力。

请注意,实际上 SNX 的牛市始于 2019 年年中,在这个宏观周期结束时,我们已经经历了两个小周期。所以我对这么多 Synthetix 老兵的离开并不感到惊讶。我惊讶的是我却没能发现自己身上的迹象。有人指责我放弃了这个项目,虽然我本可以更有效地对项目进行管理,但我依然真诚地相信,从长远来看,退一步是正确的。但是现在这已经非常明确地无效了,在此我准备纠正我的错误,并确保对项目结构优化及实施 Hopium 计划。作为 sDAO 之外,最大的代币持有者,我有最大的动力来保证 Synthetix 的成功,我相信我知道如何为这个新生的治理架构增加价值。如今,我的生活变得更有条理,重新关注了许多我之前忽视的领域都。我很健康,休息得很好,很高兴有机会再次对项目产生影响——假设我被选入理事会的话。

回到核心贡献者的问题上。从早期开始,Synthetix 就以一个非常扁平的组织结构运作。基本上,是由我作为仁慈的独裁者负责协调战略,而其他人则以非常自主的方式从事各自的具体工作。几乎没有等级制度。当涉及到他们专业领域的关键决策时,我会听从团队中更聪明、更见多识广的人的意见。我们曾是一个不到10人的小团队,所以沟通协调成本很低,而合作程度很高。无论如何,在协调我们为实现单一愿景所做的所有努力中,我确实发挥了我的影响力。

当糟糕的事情发生时,我的工作就是管理危机。当我提出 “Hopium” 计划时,我以为如果这个计划受到欢迎,核心贡献者和理事会将就很快协调并实施它。然而,结束两周的休假后,我发现该计划只取得了很小的进展,而且大部分是像 Thales 和 Kwenta 等计划从协议剥离的项目。这种进度落后应该是显而易见的,因为当带宽受到限制时,每个人都倾向于继续执行他们责任范围内的直接问题。我还与核心贡献者进行了多次对话,他们对现状感到沮丧,这也是促使我决定竞选理事会,并帮助协调2021年剩余时间内路线图的实施的原因。因为我通常没有直接的责任,所以对我来说,协调这类战略变化要容易得多。

几个月低效率的进展带来的一个好处是,通过对这个时期的审视,接下来所采用的模式很快就变得非常清晰。我相信在核心贡献者和理事会的协助下,我可以有效的介入并纠正这些问题。其中一些事务已经很清晰了,比如 synthetixDAO 将由财政委员会所取代。但还有其他一些较小的问题,如在做空机制的推广和 iSynths 的停用方面进展缓慢。我们需要在核心贡献者内部建立一个更清晰的组织结构和领导团队。我还计划提议成立一个由理事会成员、核心贡献者和外部利益相关者组成的风险委员会,他们将帮助确保风险管理被嵌入到协议的所有方面。

在过去的一周里,我一直在努力收集写这篇帖子所需的所有信息,并开始计划如何对待我在理事会的任期——如果我当选的话。我也不想夸大这些问题,2021年计划大部分进展顺利,但现在是时候因地制宜的做出一些调整,我们需要一个明确的计划来这样做。如果我当选,我将做的第一件事是在工程团队内部实施拆分,以确保V2x和V3都在并行工作。这是 Hopium 计划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因为它将确保短期和长期的优先事项都能有所进展

而显然更重要的是,我计划实施的调整不会破坏我们在 Synthetix 去中心化治理方面取得的进展,特别是确保协议的审查阻力仍然存在。理事会的监督至关重要,以上我提议的所有变化都需要提交 SIP,因此都在理事会的控制之下,确保最终代币持有者仍然掌握 Synthetix 所有变化的控制权。我对理事会和这个拟议的财务委员会之间的界线还有一些进一步的想法,理事会为协议的控制人,财务委员会则负责协议变化所需的资源和投资。部分决定会明确地属于某一理事机构的职权范围,但有些决定将处于两者之间,我们需要找到一种让他们一起运作的方法,并与核心贡献者合作,确保 Synthetix 治理的下一阶段取得成功。

虽然肯定有一些问题亟需解决,但项目中正发生许多令人兴奋到难以置信的事情,我们只需优化它们的交付。仅举一例,Clem 昨天在 Synthetix 历史上占据了一个不光彩的位置,成为第一个被 Synthetic futures 清算的人,他在 OΞ 的本地实例上运行。Thales、Lyra 和 Kwenta 都在逐步靠近启动或拆分的阶段。未来几周将有新的核心贡献者加入我们,加上过去几个月加入的杰出的核心贡献者,虽然我们依然受到人手不足的限制,但我们已经有了一个优秀的核心贡献者团体。

最关键的是,我们已经非常接近完成 Synthetix、Chainlink 和 OΞ 的整合。我们都知道,这个过程比任何人预期的都要具有挑战性,而且延误让所有利益相关者都感到沮丧。但我可以向社区保证的一件事是,参与此集成的所有各方都采取了不在安全性上妥协的方法,因此虽然我们可以以牺牲安全性的代价更快地交付,但这种权衡没有任何人妥协。很明显,第二代 DeFi 即将到来,它将在 Optimism 上发生。是的,等待的时间比我们预期的要长,但绝对值得。

最后,我在写完这篇文章后才看了这篇推文,其中提及的很多关于 DAO 如何设定战略目标的问题值得思考。我认为Synthetix 的前途充满希望的部分在于,我们总是对变化和实验持开放态度,所以我相信随着我们对现有治理框架的迭代,我们将在抵制攫取和确保社区成员能够制定长期战略目标之间找到一个平衡。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okex交易所官网 » Synthetix创始人:团队形成恶性循环,有必要重新竞选理事会推动变革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okex网注册教程和交易流程

联系QQ:87300288数字货币QQ交流群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