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OKEX交易所使用教程

中美金融战升级:金融脱钩、中美货币战、去美元化

撰文 | 白士泮博士,新加坡国立大学客座教授、李白金融学院院长、原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学院院长

1. 美国对中国推动金融制裁,影响将是局限性的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周签署《香港自治法》,作为对中国实施香港国安法的回应。美国可依据此法,制裁侵犯香港自治权的中国官员和个人,以及与他们有生意往来的金融机构。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说,美国可能切断中国或香港进入美元结算市场的渠道,让中美金融脱钩。

从客观的角度来看,美国不太可能采取过度偏激的措施如完全中断香港和大陆银行 在“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 (Swift) 的美元结算系统,因为这会伤害美国在香港和大陆巨大的经济,金融与贸易的利益。对美国最直接明显的影响是美国将不能购买中国生产价廉物美的大量商品而引发通胀;再来,由于中国持有大量美元储备,此举必将加速影响美元做为国际货币的地位,也导致美元国债的国际需求下降等。

比较可能发生的是美国会对香港和大陆的某些机构或者某些人群进行金融制裁包括中断Swift的美元结算系统等。那就要看哪些机构或者哪些人群或者哪些交易被禁止兑换美元或以美元结算,才能判断对香港与中国的影响有多大,但可以肯定的是影响度将是有局限性的。

2.  中美两国开打“货币战”?

 笔者觉得中国的反应也是事态发展的客观需求,而不应该过度解读为中国刻意要打“货币战”。

近期美国管控疫情不当,严重影响着美国的经济,企业倒闭和失业率大幅上升。疫情间国际金融市场发生的“美元荒” 让市场觉得有“去美元化”的需要。 美国国债本来已经徘徊在极高水平,远远超出了国际警戒线的60%(2019年底:23万多亿,是108% of GDP)。现在因为疫情,美联储需要大量印钞购买更多国债来支持政府资助经济,企业与家庭的各项财政纾困救助计划。大量印钞就等同于消耗更多的国家信用,加深债权国对美元贬值的顾虑,所以多国央行包括中国人民银行都选择抛售美国国债,着手重组储备资产组合,寻求多元化投资以分散风险。

3.   “境外资金内流” 与 “境内资金外流”并重

 美国量化宽松下大量印钞,天文数字的国债,加上近期 “美国优先” 向内的经济政策和在多个重要国际场合领导缺位,提供发展美元以外的国际货币的大好契机。

一般来说,主权货币作为国际货币应具备的主要条件是: –

一. 具国际流动性和自由兑换性

一. 二. 具有强大的经济规模与实力。这包括稳健的宏观经济和审慎的财政政策,充满活力的经济其中国际贸易占有重要地位,和广泛国际投资与金融联系

二. 货币信用好与币值相对稳定,以方便购买力在国际间的顺利转移。这一般意味着雄厚的外汇储备,健全的政治经济社会体制,还有强有力的机制例如法治,健全的国家,经济,公共与社会治理,与央行的独立性等

二. 四. 具备完善的金融体系,包括具有广度和深度的资本市场,以提供境外人民币充足的投资渠道

由于中国的强大经济规模与实力,还有广泛国际经贸联系,人民币最有经济条件成为另一个国际货币。

但在资本项目控制下目前人民币的国际流动性不强,加上 2015 年 8 月 11 日“汇改” 的冲击,当局加强控制国内资金外流, 放缓人民币在国际流通的步伐。虽然近期为了中美第一阶段的贸易谈判,中国采取了不少措施如 “金开11条” 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促进了“境外资金内流”,但“境内资金外流”还是管控得很紧。

中国金融市场广度和深度的建设与茁壮也是必要的金融条件。这应包括: –

一,在中国人民银行与更多他国的央行执行货币互换的安排,还有离岸人民币市场蓬勃发展,促进更多的人民币在国际市场流通

二 ,国内金融市场的广度与深度尤其是治理与监管得以进一步加强,提供更多更可靠的境外人民币的投资渠道

三,完善人民币利率与汇率市场化,还有资本项目控制的初步开放,以及这些改革后可能带来的金融市场震荡与不稳定的监测与管理机制和方法

还有,其他必要条件如国际社会对中国的法律与司法,经济与社会等治理与机制也要有一定的了解与认同。

4.  人民币国际化需要建立国际友谊与互信

笔者觉得中国要应对美国最近的金融制裁行动,要去“去美元化”,不能只靠单一对策。加快人民币国际化的技术进程固然重要,但也需要全方位,多管齐下的对策, 其中建立中国与世界多国的友谊,发挥共赢合作关系,加强互信更显关键。

人民币国际化不是一蹴而就的事,也不是单方情愿就能做好的事,需要客观条件的满足和他国主观的认可。除了中国金融市场的广度深度和治理监管等的建设需要继续加强之外,中国也要关注它的崛起也引起了一些主要国家的担忧甚至抗拒。这次疫情就看出美国,欧盟和澳洲等国对中国疫情期间宣导举措无所适从甚至不满。可想而知,人民币想国际化肯定会遭受一些西方主流国家的阻扰!这些西方主流国家也会积极影响並诱导其他国家对中国的敌意,最近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呼吁建立新的反华 “民主联盟”是最好的例子。 中国因此需要在国际外交场合做更多工作,争取更多国家对它的崛起以至人民币国际化的支持与认可。

另一方面,中国可以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其他友好国家如中东,中东欧,亚洲如中亚和东南亚,非洲和拉丁美洲的一些国家,适度推广人民币国际化,包括签署货币互换鼓励人民币的使用。 中国可以进一步鼓励和扩大境外人民币离岸中心如香港,新加坡与伦敦对人民币国际化所做的贡献

除了扩大会员国使用本国货币外,中国也已在一些友好的区域组织如金砖五国(BRICS), 上海合作组织等推进非美元货币的研发与使用,取代美元做为经贸交易的结算货币。中国不妨先考虑多重货币的使用,如由会员国主权货币组成的稳定数字币的使用。在这个货币合作的基础上建立互信,之后中国可以循序渐进,水到渠成引导人民币数字货币在区域经济与金融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okex交易所官网 » 中美金融战升级:金融脱钩、中美货币战、去美元化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okex网注册教程和交易流程

联系QQ:87300288数字货币QQ交流群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