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OKEX交易所使用教程

今日推荐 | 2020,资本圈押宝Filecoin挖矿


文 | 黄雪姣  出品 Odaily星球日报(ID:o-daily)

最近,Filecoin 有两件备受关注的事,一是官方卖硬盘,二个是测试网曝出“代币无限增发漏洞”。 

无论好坏,都在向人们传达一个强烈的信号:相比于前两年的“龟速”进展,如今的 Filecoin 进入了生态链快速完善期:从测试代码,到推出多版本客户端,再到市场方面 Coinbase 等多款钱包支持其代币 FIL,以及多个币圈项目和基金宣布进军 Filecoin 挖矿。 

总之,Filecoin 火了,除了它自身“争气”外,很多人也说是因为今年缺热点(本质是缺乏赚钱效应)。

在一级市场,人们太久没看到募资的优质新项目,偶有一些项目上所/IEO,也不复往日十倍神话。二级市场中,比特币的“减半效应”被反复炒作,不少人开足杠杆“迎接牛市”,不料先被大暴跌清洗出场。至于矿圈,在多轮暴跌行情、区块奖励减半、丰水算力不断上涨的强压下,许多矿工已然濒临亏损。

人们不断寻找新的造富机器。重仓以太坊2.0 是一个,开挖曾经的“币圈顶流”Filecoin 则是另一个。

相比于 2018 年就蜂涌购买Filecoin矿机的“先行者”们,今年入场的投资者来得晚了,但更显聪明。

2 年前,Filecoin 矿机市场假货遍地、资金盘横行,在错误的时机入场的投资者,难免要成为炮灰。

2020,资本圈角逐Filecoin

Filecoin 挖矿,无疑是资本圈近期的一个热点。

2020 年 4 月,Filecoin 挖矿方案提供商“1475”宣布获得 HashKey Capital、分布式资本、伊默资本注资,投后估值 4 亿人民币。

至 5 月底,Odaily星球日报获悉,早前曾获建元基金、分布式资本投资千万美元的企业级加密资产服务商 Keystore,也已低调入场,定位同样是 Filecoin 挖矿方案提供商。

另据某币圈基金合伙人 Bryce(化名)透露,基金拟投资千万级资金试水Filecoin挖矿,当前正在考察头部矿商。

嘉楠区块链总经理邵建良在 5 月底的一次活动中公开表示,PoW 已进入门槛相对较高的阶段,分布式存储开辟了(哈希)算力之外的新战场,嘉楠正在关注 IPFS 及 Filecoin 矿业发展。

5 月 29 日,头部显卡矿机厂商熊猫矿机联合创始人杨笑表示,公司今年将重点布局 Filecoin 挖矿赛道……

自 2017 年以来,Filecoin 这颗闪耀一时的新星,因为项目代币、矿机长时间处于“空气阶段”,一度吸引骗子无数,让传统币圈、矿圈皆对 Filecoin 挖矿望而止步。

如今,Filecoin 仍未落地,但人们对 Filecoin 挖矿的认知和参与意愿已悄然改变。

这一切,要从 6 年前说起。

2014 年,毕业于斯坦福大学的 Juan Benet(胡安·贝内特)带领一群高材生们,创建了一种旨在替代 HTTP 的协议——IPFS(星际文件系统)。

HTTP 是互联网上应用最为广泛的网络传输协议,IPFS 可以理解为 HTTP 的分布式版本,其工作流程为“将文件碎片化、并加密——上传到分布式节点完成数据存储—再从分布式节点调取、合成、解密到需求节点——完成数据读取”。

和区块链类似,“分布式、抗审查、更开放”是IPFS最大的卖点。

为了推动这一开源协议的应用,2017 年 6 月,Juan 团队(也即 Protocal Labs,协议实验室)发布了新的分布式存储协议 Filecoin,想通过加入经济激励制度,来提升分布式存储的实现/采用。

这一想象空间够大、兼具天时(ICO 狂热时期)与人和的项目,一经推出便从 9 家知名投资机构募集了 5700 万美元,包括红杉资本、联合广场风投、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Winklevoss Capital 等。

在随后的公募中,虽在 Filecoin 只在合规融资平台 Coinlist 上、面向合格投资者(年收入在 20 万美金以上)筹资,将无数散户拒之门外,但仍在一个月内筹集了 2.05 亿美元,成为当时史上最大 1CO。

团队、资方硬核、募资的火爆以及资金雄厚,让 Filecoin 未上线先火。

那些没能参与 1CO 的人,便想到通过 FIL 期货、矿机来淘金。

Gate.io、LBank 等交易所先后上架期货 FIL,在牛市时价格暴涨一度暴涨 1.5 倍。

数据来自:CoinMarketCap

在硬件市场,“空气项目”Filecoin 的实体矿机也陆续推出。

Filecoin 总数为 20 亿枚,其中,70% 分配给矿工,15% 给开发团队,10% 给投资者,剩余 5% 给 Filecoin 基金会。团队和基金的代币共 20% 分 6 年线性解锁,投资者的 10% 有 6 个月至 3 年不等的解锁期,因此,早期的流通代币将主要通过挖矿获得。

Filecoin 的挖矿算法是独特的 PoC 机制,也即通过投入存储容量来争夺记账权和存储费用。PoC 的包含两个部分:

  • 复制证明(PoRep),用以验证矿工已按要求存储文件;

  • 时空证明(PoSt),即不断生成复制证明,以证明矿工一直存储了该文件。

完成这两步的矿工将能争夺出块权。

对于 Filecoin 矿机而言,考验的是其存储、转移数据的能力,比如存储的总量,检索的速度,传输的带宽、延迟等。Filecoin 矿机组件通常包含 CPU、GPU、主板和硬盘,类似于一台高配的电脑外加一块硬盘,不似比特币的 ASIC 矿机那般需要定制芯片。但不同硬件的成本和效率不同,因此,如何配置高可用的矿机仍旧是门学问。

矿机厂商由此产生。

最先嗅到商机的是华强北的电脑组装商。

在别处,隔行如隔山,没有金刚钻揽不了瓷器活,但对精确踩上每一波硬件浪潮的华强北人来说,从移动互联网早期的山寨机到 2017 年币圈牛市的矿机,没有他们不“倒腾”的硬件。

Filecoin 项目有人气,市场对 Filecoin 矿机有需求,在尝过倒腾矿机的暴利后,华强北的商人们希望Filecoin能再创辉煌。

更爽的是,他们经销比特币矿机时,只能赚一道中间商的钱,在生产销售 Filecoin 矿机这件事上,可以赚两个环节的钱。

于是上游供应链和部分厂商就此诞生了,他们甚至不在乎生产的是矿机还是废铁,也不管能不能挖到币。

自 2018 年开始,数以百计的 Filecoin 矿机先后涌现,如今能叫得上名的就有十几家,更多的则在“私域流量”中隐秘贩售。

下图为“超哥区块链学习笔记”在 2018 年中统计的厂商和矿机。

截图来自:超哥区块链学习笔记

毫无疑问,这些绝大部分都是假 Filecoin 矿机。

6block石榴矿池首席架构师“币圈李白”从两方面来进行判断。

从逻辑上而言,Filecoin 官方在 2018 年 6 月才开始在 Github 上提交代码,并且直到今年 6 月才敲定挖矿方案,“那么 2 年前随意配置的矿机怎么正常工作?”

再者,从当前主网要求的硬件配置看,一台普通的 Filecoin 矿机至少需要配备 AMD CPU、1TB 的 SSD(固态硬盘)、128GB 的内存,光是这些配件的成本都不低于 6000 元。反观上述矿机,售价介于 2000-6000 元之间,是怎么达到基本配置的?

对此,目前仍在运营的星际大陆员工表示,这款机器,没有一台机器能单独挖矿,只能参与集群、作为一个存储节点参与。另外,“产品没怎么卖、很早就下架了。”

彼时,市场上也有部分价格在 5000-10000 元的矿机,但一位 Filecoin 矿机厂商负责人指出,其可用性也要打个问号。

该负责人表示,这些矿机多为家用网络存储设备(即 NAS 机),采用 ARM 架构,配置低、不足以支撑算法运行;在搭建集群时稳定性亦没有保障,不适合用来挖 Filecoin。

如果你买了这些矿机,也许你不禁会想,性能差一些就差一些,大不了少挖点。

不过,据“币圈李白”了解,低配矿机会导致挖矿效率低,运算过慢,而官方对挖矿速度设有最低门槛,一天要运算完挖矿的三个阶段,否则无法被系统成为有效算力、竞争出块。

但就是这些假的离谱的矿机,曾风靡一时、吸金无数。

以唯一一款被警方立案查处的“蜗牛矿机”为例,据第一财经报道,从 2018 年 10 月到 2019 年 2 月,该公司以 Filecoin 矿机的名义,向数千人贩卖了近 30 万台“蜗牛星际服务器”,仅 5 个月就骗到 20 亿元。

“蜗牛矿机”不过是冰山一角。随着 Filecoin 主网的上线,更多假矿机将显出原形。

有人可能要问,挖矿看起来并不是个常规、易懂的投资项目,假矿机何以圈到这么多钱?

我是怎么卖出几百万“假矿机”的?

问题正是出在 Filecoin 的“新”上。盘圈操盘手们利用人们对专业领域的信息/认知差,鼓吹明星项目将带来丰厚回报,吸引币圈或是混迹盘圈的投资者。

阿biang 是其中某款矿机的代理商(也称“城市节点”)。他常年以“投资项目”为生,2017 年赶着币圈牛市在 1CO 浪潮中赚了一些钱,但遗憾的是没赶上 Filecoin 这个天王级项目。

因此,当阿biang 发现能通过买卖矿机、运行机器的方式参与 Filecoin,他认定,这是个上车的机会。

在对各家矿机厂商的基本面进行一番研究比对后,阿biang 决定投入全部身家数十万元,购买 40 台某厂商的矿机、取得一级经销商资格、拿到最低进货价。

对于阿biang来说,该厂商的吸引力在于有实体公司和产品可供考察,营销、运营模式十分成熟。

一面,该厂商会带代理商到公司参观、提供培训授课;另一面,会在线上投放软文、玩机视频等打造品牌,在线下,则通过定期举办会销来帮代理商进行销售。

Filecoin 矿机经典文案

更极致的品牌打发则是花钱请名人站台。譬如,上述蜗牛矿机居然在一次会销上请来了“胡润榜单”的创始人胡润,称要合作创建 CAI 百富榜,来间接为项目背书。

CAI 可以理解为蜗牛矿机团队做的一条 Filecoin 仿链,购买蜗牛矿机可“一机双挖”CAI 和 FIL。

图为胡润参加蜗牛矿机(CAI)活动

一机双挖也是个经典的营销策略,其逻辑顺畅(在 FIL 上线之前先挖某个小币种,实现收益最大化),但为了卖矿机而创建的代币,可想而知 K线会是何走势。即使代币不是矿机厂商所发,而是类 Filecoin 的 PoC 项目代币,从基本面到代币价格也未见相较优质的项目。

但矿机买家们却对一个个“套路”信以为真。

据阿biang 观察,通过线上线下导流而来的客户,老年人居多,许多之前都曾加盟投资过互联网项目,或是炒币,或者干脆玩的就是盘圈项目。

“尽管大家不懂什么文件和数据存储,但 Filecoin 有个天然优势是项目团队、资方都很靠谱,网上到处都是它的资料介绍,和那些真真假假的项目不一样,推销它比推一个全新的小项目容易多啦。“阿biang 介绍道。

阿biang 发现,他们和自己一样,没有什么好的项目可投。

“都相信翻倍的暴富神话,所以大市场的投资机会,比如股票基金理财之类的肯定看不上,看到 Filecoin、能参与进来,就觉得自己的好运是不是要来了。”

当被问及是否向这些新手提示了项目主网延期、矿机无法交付等风险时,阿biang 连连摆手。

“你不知道,卖这个,要尽量避免去提示风险。收益是要说的,而且必须要去宣传高收益。“

包括阿biang 自己,也是被“城市节点”的收益吸引。

成为“节点”后,进货价在几千一台的矿机可以卖到 1 万左右,利润颇高,这是硬件的一次性收益;第二道收益则是挖矿分成。因为挖矿本身的专业性,普通客户购买矿机后几乎无法自己运维,因此厂家多提供从产到挖的一条龙服务,至于收费,主要通过收取客户挖矿产出的一定比例代币。

在经营 3 个月后,据阿biang 介绍,矿机价格甚至硬生生涨了两三千。当然,这和成本无关,只是一种“营销手段”。

“降价了就不好了,那就说明你这个资产在贬值,涨得越厉害越好,所以我们的价格都会呈阶梯形往上调。货还是同一批货。”

抬价还能造成先入场的成本低于后入场的“错觉”。据全天候科技报道,蜗牛矿机的营销策略里就有一项是发调价通知,“矿机每台上涨 3000 元”,导致诸多投资者在价格上涨前夕大量囤积机器。

据阿biang 观察,2018 年是 Filecoin 卖得最好的时候。

“类似的会销有很多,来的人也很多,而且经常连跑几家厂商做考察,和币价正在下行的币圈感觉完全是两重天。”

“这行当呆不下去了”

如果一门生意的维系主要靠认知差、不透明,随着信息的流动,它很可能无法长久。

同行竞争难免相互揭批,外加外界的关注,公开质疑 Filecoin 矿机的声音越来越多。

同时,这个已经在币圈、盘圈横扫一年的项目,流量似乎也已见顶。“信的人越来越少,不像以前每场都能转化几个客户。”

至 2019 年 2 月份,预期上线的主网第二次延期(Filecoin 最早的计划是和 EOS 一样,在 2018 年 6 月上线主网),也给了诸多代理商、投资人以不小打击。

阿biang 也是从那时起开始怀疑,“这项目是不是哪儿出了问题”。

“刚开始上道时也怀疑过,这些矿机就像印钞机一样,各种的高收益显得不现实。但既然选择了(卖)它,就说服自己这是真的,往坏了想这落差感让人无法接受。”

但如今,想到没人能保证下一个上线日期不会被“鸽”(主网不上线,自己的托管收益也就无法兑现),以及蜗牛矿机警示的风险和“行业红利见顶”,阿biang 的信念开始动摇。

在打了几个月退堂鼓之后,阿biang 正式退圈。

“顾客不买单、利润薄,对这个东西也没底、搞不好会出事,呆不下去了。”

随后,阿biang 的几个同级代理和半数下级代理也陆续离场。曾经活跃的几十家同行,也渐渐没了消息。

即使是上述在 Filecoin 江湖上小有名气的“十大矿机品牌”,大部分也已经没有踪影。

Odaily星球日报逐一查看其官网,发现大部分网站已经无法打开,能打开的网站中,只有星际大陆还在继续出售Filecoin矿机,另一家“玛雅矿机”官网则已转行卖上“以太矿机”,但通过其留下的公众号和微信号,均无法联系上官方人员。

截图来自:玛雅矿机官网

就在一众资金盘作鸟兽散时,Filecoin 项目却取得了喜人的进展。

新人进场,“良币”能否驱逐“劣币”?

2019 年 12 月 11 日,Filecoin 开放测试网,各路矿工终于有了一个真正的试验场。尽管测试网挖到的代币没有价值,但 1475 等矿机厂商仍纷纷参与测试,寻找 BUG 并完善 Filecoin 网络。

至 5 月 15 日启动第二阶段测试时,Filecoin 进行复制证明挖矿的速度提高了 2 倍,各项代码也得到了可行性验证。官方预计,如无意外主网将在今年 7 月底到 8 月中旬上线。

从延期两年到指日可待的 Filecoin,不仅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人们的论调也开始转向,而 Trustwalle 等钱包则用实际行动宣布对 FIL 的支持。

“币圈李白”清楚地记得,当时,团队正处于研发 HandShake(HNS)ASIC 矿机的尾声,市场上突然出现一些研究 zk-SNARK 零知识证明的技术团队。经了解,原来这些人都是 Filecoin 矿机厂商。

在 Filecoin 项目中,zk-SNARKs 可实现的效果是,验证者在不查看矿工存储的具体文件的情况下,仅凭 zk-SNARKs 的证明结果,就能判断矿工是否诚实地复制和保存了用户的文件,由此即节省了消耗,又能保护用户隐私。

因此,在证明(挖矿)过程中有效地运行 zk-SNARKs 部分,是对 Filecoin 挖矿软硬件的基本要求。

但碍于密码学技术过于精深,平时少有人涉猎,因此不少团队几乎是“现学现用”的。

“币圈李白”和他的团队此前曾开发过一个 Layer 2 的隐私协议,对 zk-SNARKs 较为了解,于是在结束 HNS 矿机研发后果断进军 Filecoin 矿机制造。

当然,做自己所长只是小部分原因,李白团队看到更大的机会在于,Filecoin 承载着一种颠覆传统的希望,经过 3 年的潜心研发,终于进入生态链条成型和爆发的前夜。尽管有风险,但为了这样的一个天王级项目赌一把,值得。

决定试水挖矿的还有 Keystore。这家以安全存储私钥为核心业务的公司,一直在研究如何更好地提供信息防护、数据隐私和安全存储。

“决定进来,不仅是 Filecoin 和我们的业务规划有直接的耦合,更主要的是看到了广阔的市场需求。”Keystore 市场总监贾旭东告诉Odaily星球日报。

从 1 月份到现在,Keystore 团队接触了不少想挖 Filecoin 的机构用户,大致可以分为两类:

一类是 Filecoin 的公/私募投资人,他们仍看好 Filecoin,而挖矿是以较低成本获取 FIL 的方式,因此挖 Filecoin 可以理解为继续加仓。

另一类则是少数比特币大矿工。

注意“少数”这一定语。大部分比特币矿工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拒绝 Filecoin。最大的一个原因在于比特币矿工几乎不挖其他币种,加上 Filecoin 挖矿曾以资金盘闻名,更是让许多矿工不屑一顾;也有不拒绝新币种,但对 Filecoin 分布式存储业务持质疑态度的,认为其可能会像 TON 一样遭到监管打压;还有就是保守型矿工,因为 Filecoin 挖矿早期没有一个可靠的投资收益模型,让其望而却步。

但总有偏好风险的矿工,会把自己的小部分资产拿来“投资趋势”。

实际上,聪明的矿工应该都已意识到,在区块减产、币价长期横盘但参与者不断加注的当下,比特币挖矿也有天花板,一不小心就可能陷入亏损,和投资 Filecoin 挖矿可能并无两样。

Odaily星球日报在采访中见到了一家投资过亿的矿场,准备将 10% 的资金放到 Filecoin 挖矿中。这一规模的资金对于现在的 Filecoin 挖矿市场来说不算小,目前其正在和头部矿机厂商洽谈合作。

机构级新矿工、新矿商涌入,对于此前混乱的 Filecoin 挖矿市场来说,无疑能带来“良币驱逐劣币”的正向促进。

以石榴矿池为例,其在二测启动时开始参与挖矿,凭借不到 10 台矿机的配置,便冲入了 Filecoin 算力榜的第 9 名。其中,单台矿机每日累计算力可达 300GB,相比于算力榜上一些算力仅为 200GB 的矿机,有一定提效优势。

5 月 21 日时,石榴矿池突然将其硬件方案公开,引发社区关注。

如前所述,自 2018 年以来,Filecoin 厂商就开始售卖各类矿机,又因为是期货,因此 Filecoin 矿机对于投资者而言就像黑匣子一样不可知。

石榴矿池公布硬件方案的初衷在于为普通投资者、一些不够专业的厂商提供参考。就像矿池软件开源能刺激更多矿池诞生、促进算力去中心化一样,Filecoin 矿商们藏着掖着两年的硬件方案被公开,于行业而言无疑利大于弊。

生产研发机器是为矿机厂商的赚钱之道,方案即已开源,大家要比拼的就变成了软件、运维服务的可用性和成熟度等,由此刺激行业的纵深发展。

只可惜,草草入场的阿biang 和他的客户没能赶上这样的好时候。

退出之际,阿biang 算了算自己参与了一年的收获。“不算未来托管的收益分成,单卖硬件是赚了一笔钱,但那几十台矿机还没开始产币、也没转手,所以忙活了一年,也只是赚了个‘套牢’。”

Filecoin 主网上线在即,他对自己的矿机能够挖到FIL心里没底,“大不了就把硬件 6 折卖了”,阿biang 思忖着。

但厂家能够交付矿机还是个未知数。两年前收取的资金,是否用于购置矿机,有没有运营亏损和超卖,都是风险点。

可以想象,Filecoin 的上线将牵出一批“蜗牛矿机”骗局,届时,投资者们踏上的这趟“暴富列车”将向悬崖驶去。

阿biang 既是传销者也是受害者,他感慨良多。但对于维权,他不抱任何希望。

“买卖合同上都写着的,这个机器售出不退,除非挖不了币,到时如果厂家通过二级市场购买少量的币发给你,就说是机器挖的,你也没什么办法。”

更多的平台则是已经停摆,项目方进入长期失联状态,譬如上述言及的玛雅矿机。而且,距欺诈发生已有两年,用户是否有意识地保留了证据呢?真要维权,这些情况都不乐观。

最后,阿biang 建议正在寻找时机进场的投资者,对于这类高风险项目,永远不要 All In,量力而行,而且等项目上线了再加入也仍是早期投资者,不要担心赶不上车,也不要轻易有“信仰”。

“投资就是投资,要看回报、要控制风险。”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okex交易所官网 » 今日推荐 | 2020,资本圈押宝Filecoin挖矿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okex网注册教程和交易流程

联系QQ:87300288数字货币QQ交流群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